当前位置:主页 > 热点趋势 >【爱地球三之一】废弃矿场重植变森林印尼学生赴马分享环保经验 > 正文

【爱地球三之一】废弃矿场重植变森林印尼学生赴马分享环保经验

发布:2020-06-13 热度:555℃


【爱地球三之一】废弃矿场重植变森林印尼学生赴马分享环保经验过去多年,每到年中,印尼人开始烧芭,马新等地就开始饱受霾害折腾。最近数年,由于印尼境内也深受其害,加上周边受害国家不断施压,印尼政府终于採取较为积极的政策管制烧芭活动,于是,烟霾似乎变少了,但仍未消失。如今,2名印尼年轻大学生更到我国参加热带雨林峰会,分享他们对环保的看法和绿化环境的经验。或许这只是印尼的一小步,但希望这也将成为「根除」霾害的一大步,让我国和周边国家的民众无需再受烟霾折磨和毒害。于印尼年轻一代对保护森林究竟有何看法?每年从7月开始就是邻国印尼烧芭的季节,这时,大马总是烟霾瀰漫,空气污染指数爆錶,而民众则开始埋怨印尼方面的疏忽和失策。这些烟霾主要是源自印尼加里曼丹和苏门答腊民众大肆焚烧森林以栽种油棕。许多农民因相信砍烧耕种法,而每年依时放一把火,把杂草烧尽,以减少害虫,并增添土壤的肥沃度,因为他们认为,经燃烧的土地将会含带丰富的矿物质如钾,而这将促使农作物茂盛生长。这似乎是老一辈印尼人的看法。那幺,究竟印尼新生代对砍烧耕种法和环境保护有何看法?90后印尼大学生妮达努鲁(Nida Nurul Huda)和德威基(Dwiki Ridhwan)是两名新晋的环保大使。人类与大自然关係渐破裂来自印尼加里曼丹的两人积极投入重植森林的环保工作,且对确保森林免受污染一事保持一丝不苟的态度。这对同为22岁的年轻男女认为,印尼新一代对环保已有所醒觉,且对地球健康亮红灯这事情也已有所警惕。游走于坐落在北霹的皇家柏侖热带雨林,慵懒的氛围叫人一时之间忘却俗世的烦嚣,只想赖在别墅的懒人椅看书打盹。大自然总是有股魔幻的力量。这里的清新空气“洗濯”我们的呼吸系统,虫鸣鸟叫声则洗涤我们的心灵。在森林还未被大肆开发之前,人类和大自然的关係原是紧密相连。那时候,人类生活在大自然里,两者惺惺相惜。但随?人类大肆开发森林,人类与大自然的关係逐渐“破裂”,森林也因此迅速消失。伐木业者为了取得更多树桐而不断砍伐森林,油棕业者则为了种植油棕而不停的开发森林。从2005年至2010年间,大约有35万公顷的热带雨林因油棕而消失。马来西亚的棕油产量在全球佔了45巴仙,数量惊人,而印尼所面对的问题和马来西亚相似,过度的森林开发促使民众不得不正视这问题。2016年10月中旬,妮达努鲁和德威基飘洋过海到大马北霹参加柏侖热带雨林峰会(Belum Rainforest Summit 2016),并和与会者分享在矿场重植,以把矿场变森林的经验。“印尼Z世代较过往更积极参与环境保护活动。就好比说重植运动,亲近大自然活动等,参与者显得较过往踊跃许多。”他们两人是来自印尼万隆科技大学(Insitut Teknologi Bandung)的森林工程系学生,而他们都对马来西亚雨林保护课题显得兴致勃勃。废弃矿地成生态旅游区妮达和德威基是峰会里面年纪最轻的研究生,前者是第一次来到大马,后者则是第二次来马,但他们对马来西亚的理解都不深。在峰会举办期间,他俩几乎是形影不离,就连穿?到会场的服装都很相衬。妮达开朗健谈,德威基则含蓄寡言。在毕业前夕,两人被安排到柏侖森林和其他环保分子一同讨论保护森林的最新蓝图。他们的出生地──万隆坐落于赤道,当地浓密的热带雨林遭人蓄意开发,而妮达发表的研究报告则是讲述印尼加里曼丹东部一座被废弃的矿场,如何通过自然重植的方式迅速演化成一座森林。她研究的地区名为“Telaga Batu Arang” (TBA),那是一片面积达70公顷的矿地,被废弃后逐渐发展成生态旅游区。通过该份研究,她理解到被废弃的矿场可以栽种多少植物。“印尼每一个被废弃的矿区的面积都超过一千公顷,所以种植工作是必然的,因为它会是重要的碳封存资源。”人类过去只知如何发展一座城镇,并在无意识下破坏自然环境,如今若有机会重建环境,那又何乐而不为?天天深入山林考察妮达认为,温室效应是全球性课题,所以,所有人都必须对这个现象负责。“我几乎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研究,每天到森林山野做考察。而当中的好坏经验参半,我有机会接触到一名前鸟类狩猎人,他是那些过去时常非法猎鸟的人士中的一员。在停止非法狩猎的行为后,他们把有关保护生态的知识传授给我。他成了森林专家,带我这个学生深入雨林,发掘其中的奥妙。”妮达研究的森林地段的山路崎岖,许多地方只有泥路,而没有沥青路,所以,她和同伴德威基很多时候只能靠步行抵达目的地,有时候甚至需走上好几公里的路程。她发现,当地的原生植物比外来植物更能吸引原始动物迁入该区。他们也到一些禁区考察,为免迷路,他们必须在天黑前走出森林。2015年烟霾致死10万印尼人德威基认为,破坏森林的并不只是平民百姓,而更多的幕后黑手其实是大公司。“操控当地人的是那些外籍投资商和地主。当地人若是受教育不足,便很容易被误导,且只管往利益方面去看,有者更是只为三餐温饱而牺牲大自然。”德威基和妮达目前正通过研究和工作去理解自然界,但愿印尼更多年轻人能像他俩般开始对环保有所醒觉。根据今年 Environmental Research Letters 的报导,2015年的烟霾导致印尼有10万300人死亡,马来西亚则有6500人因此死亡。在吸取了这些惨痛教训之后,印尼政府在2016年开始严格管控烧芭活动,使情况获得改善。改善温室效应 人人有责德威基总是相信探险家罗伯特苏皖(Robert Swan)的一句话──地球所面对的最大威胁就是“每个人都相信其他人会拯救地球”(The greatest threat to our planet is the belief that someone else will save it),所以,他们自己就可以为此偷懒。他认为,重要的事情不应等待别人去做,而应该自己身体力行,好比说少用塑料袋可减少二氧化碳的排出。“我们无需一下子独力扛起解决温室效应的责任,因为那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最重要的是,我们得先理解整个生态的运作和环境受污染的原因。唯有如此,我们才能探讨出最适当的应对策略。”德威基的研究是找出被废弃矿场经重植后出现的鸟类。他研究的地区和妮达重叠,所以,他们平日是一块儿在同一地区做?两份不同的报告和研究。“温室效应本来就是一种自然现象,但人们的活动却加速了温室效应。身为万物之灵,我们有责任去解决并正视这个问题,以便解救我们的下一代。“在印尼,学者和学生对环境保护方面本来就有其一套理解方式。然而,印尼国内仍有许多人的受教育程度低落,尤其是爪哇岛以外的人士。政府努力把教育和醒觉带给其他群岛的居民,以便在保护环境方面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我们的国家虽然有律法防止温室效应,只可惜当局并未严格执法。”特约/克里斯[email protected]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