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热点趋势 >血腥凶残的重口味后,我们怀念恬淡爽口的清粥小菜(上) > 正文

血腥凶残的重口味后,我们怀念恬淡爽口的清粥小菜(上)

发布:2020-08-03 热度:162℃


血腥凶残的重口味后,我们怀念恬淡爽口的清粥小菜(上)

英国作家毛姆说过:「卧病在床时,陪你度过病榻时光的最佳读物并非伟大的文学作品,而是推理小说。」推理世界无限辽阔,从一具尸体出发──密室、机关、叙述性诡计、本格推理、社会推理,随着无数创作者推陈出新,推理的面貌更加多变。时值今日,「推理小说」不再只有谋杀及犯罪。故事不再由死人拉开序幕,谜团就在日常中;又或者面对见血命案,也可以搭配一块小蛋糕,悠闲舒适又自在--前者正是日本的日常推理小说,后者是欧美的舒逸推理小说。在推理世界,我们从谜底窥见社会及历史,抽丝剥茧后总能找到疗癒的出口。

独步文化的初野晴「春&夏推理事件簿」系列即典型的日常推理,而若竹七海《古书店阿赛莉亚的尸体》即是舒逸推理。迎接今年(2016)十月访台的日本作家初野晴前夕,我们举办「认识推理」的暖身专栏,邀请了数位台湾优秀的推理评论家,深入浅出地谈谈不杀人的「日常推理」,及即使见血也轻鬆自在的「舒逸推理」,一同揭露推理更多元的风貌!

                     
英籍小说家毛姆嗜读推理小说,他本人曾经说过:感冒卧病在床时,陪你度过病榻时光的最佳读物并非伟大的文学作品,而是推理小说。

现在问题来了:推理小说的流派何其多,毛姆喜欢看哪一类型的作品?

我们可以从两个方向来斟酌推敲:第一,毛姆生于一八七四年,他十三岁的时候,福尔摩斯首作《血字的研究》(A Study in Scarlet)出版问世了,日后毛姆曾表示:「和柯南.道尔所着的《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相比,没有任何推理小说曾享有那幺大的声誉。」由此可见,青少年时期的毛姆,显然是福尔摩斯迷。第二,针对每本推理小说该出现几个死者这个问题,毛姆说了一句话:「死一个是天才,死两个是庸才,死三个是蠢才。」依此我们可以私下揣测,毛姆应该不喜欢过度渲染的血腥暴力,他极可能主张推理小说不该用层出不穷的尸体来吸引读者。所以结论出来了,毛姆偏爱的推理类型应属「传统解谜」(traditional),或是后人所称呼的「舒逸推理」(cozy)。

从历史的轨迹来看,我们知道在二十世纪初,舒逸推理的阅读风气曾一度蔚为风潮,小说描写的背景尽是远离尘埃的小镇或大宅院,故事中的角色彼此相熟,没事就混在一起喝茶聊天闲磕牙,什幺邻家的先生因喝酒误事被工厂开除了、隔壁巷子的大婶因生麻疹而必须在家隔离,或是哪家小孩拿石头砸破牧师家的窗户……全是一些看似无伤大雅的芝麻小事,但是突然间情况急转直下,舒缓安逸的日子被打乱了,若不是发生命案就是有人无故失蹤,离奇事件接二连三发生,亲人互相质疑,朋友反目成仇,原本和乐融融的村子面临分崩离析的下场,直到某位有如神一般的业余侦探挺身而出,抽丝剥茧且识破真相,把那位最不可能的兇手揪出来,小镇才重拾平静安详的生活。

这样的小说,相信大家一定都读过;就算没有,在电视或电影中应该也看过类似的故事。

不过我们也知道,从时间轴的发展脉络来看,舒逸推理也有由盛而衰的一天,大家终于看腻了小镇谋杀案。毕竟时代不同了,写实主义抬头了,小说的书写形式也改变了,创作者转向冷硬派侦探在大城市打拼求生存的主题,或是起而探讨社会边缘人的犯罪心态,甚至有越演越烈的趋势,一面倒地跳入人性黑暗面,写出益发阴森、邪恶、残暴的悬疑惊悚小说。自此之后,舒逸推理不再一枝独秀,只能聊备一格。

时间的巨轮继续往前进,过了五、六十年后,风水总算轮流转了,各家流派势力消长而重新洗牌,舒逸推理展现了捲土重来的气势。甭怀疑,这就叫做物极必反,当你嚐遍了血腥凶残的重口味之后,也会开始怀念恬淡爽口的清粥小菜。举个惊人的例子来说,二〇一四年底的圣诞节,伦敦的水石书店(Waterstones)几天内居然卖掉五万册杰佛逊.法炯(Jefferson Farjeon)一九三七年的作品《白色命案》(Mystery in White)。书中的故事刚好发生于圣诞佳节,在大雪纷飞的风暴中,一列火车被迫停驶于荒郊野外,几名乘客跳车后,无意间闯入一栋乡间别墅,本以为踏入温室就代表安全没事了,未料却遇上匪夷所思的谋杀案……这本明明是八十年前的旧书,却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大为畅销,这个现象有如天啓般给了许多人灵感。有一派是嗅觉敏锐的作家,查觉到舒逸推理的时代回来了,于是开始着手创作这一类型的小说;另一派是出版书商发现机不可失,纷纷往古典黄金时期挖宝,把那个时代的作家和其作品找出来重新印刷出版,因此像玛格瑞.艾林罕(Margery Allingham)或法兰西斯.杜布里奇(Francis Durbridge)这些早已绝版的作家作品竟然重现书市。

且慢,《白色命案》算是舒逸推理吗?看过故事大纲,若说这是一部冒险小说似乎并不为过吧?总而言之,如今浪头已起,我们到底要不要跟进?在决定是否投入舒逸推理这一波阅读风潮之前,也许应该更进一步釐清舒逸推理的定义才是。


相关推荐